2018 父子百里行 即將開始

本年度最期待的暑期活動 – 2018 父子百里行 只剩一週即將開始!今年預計從花蓮玉里開始,以台東老家為終點, 除了固定班底若喬之外,弟弟也計劃首次參與,考量才六歲的若翔和炎熱的天氣,這次只安排了區區九十公里的路程讓弟弟體驗一下, 風光明媚 的花東縱谷、台東熱氣球、日式宿舍巡禮應該可讓咱們三位台北土包子大開眼界。

剛剛在整理行囊時發現膠條老化斷裂,還好是現在就發現而不是在路上才叫苦連天,晚上去十元商店買了新品替換,順便把四年沒拆過的推車整座分解了重新組合,該上油的上油,該換的換,準備妥當就待週末出發, 雖然行程不算太累,仍然不能掉以輕心,希望今年能夠一切順利平安!

16週年紀念日之有感而發

每次朋友同事得知我和玉婷是大學同學,大部份的人直覺地以為我們是班對,我都要接著解釋實情並不是這樣,因為大學時我們兩人是完全活在不同的世界,她的標籤一向是好學生、文靜、低調、住校的、南部來的,我的則是愛玩、混、康樂、標準台北人(還有一些形容詞礙於尺度無法透露),兩人完全就是風馬牛不相及,印象中大學四年除了少數幾堂課有在一起外,平時好像沒講過幾句話。

畢業後兩人先後出了國,也是在不同的地方,她在Ohio,我在Boston,但因為老同學的關係,在海外孤身ㄧ人卻覺得格外親切,多少都有聯絡,幾次放假互訪之後很自然地開始交往,也把不少同學的眼鏡跌破,之後的經過就不必贅述,2000年回國,2002結婚,2005小喬出生,2008買了房子,2012翔淇加入,轉眼16年,從兩人世界變成五人大亂鬥。

偶爾會和玉婷聊到,如果當初沒有相遇,我們如今會在何方?以玉婷的個性,她肯定還是可以過得很好,而我自己,真是不敢想像,同樣,礙於尺度恕不透露,只能說:「咻,好險,還好遇到了妳!」我想熟識咱們的好友們都會同意,用三生有幸來形容還是太低估了玉婷的影響力。

通常大家結婚感言都以感謝另一半的話做為結語,本來應該要再吹捧幾句,但突然發現幾天前是爹娘結婚48週年,我們才區區16年,還要拼好多年才能繼續說嘴啊!

十年有成

今天是遷入現在住所十週年,十年時光,小喬從剛上幼稚園的可愛小男生變成甫升國中的準青少年,三人小家庭也成長為超越國內平均值的五口之家,玉婷從忙碌上班族變成更忙碌的全職媽媽,我從賣火車票變成賣吃賣住,時間改變了許多生活面向,但不變的是十年之前每晚大家一起吃飯,十年後依然如此,娘天天準備大夥兒的晚餐,下班放學後在媽媽家聚集已成傳統,只是配合大人下班較晚、青少年們要讀書補習,以前可以全體一同準時開飯,現在演變成整晚流水席,爹娘兩人是席上固定班底,整晚在餐桌迎接一個一個外出的孩子們歸巢,一餐飯可以從六點多吃到八點多,十年如一日的一成不變,就是最大的幸福。

圖為2008年7月20日遷入第一晚全家聚餐。

#要是是百坪豪宅就更好了
#十年前吃飯時沒有人滑手機

第一次玩空拍機就上手!

嚴格來說這並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入手空拍機是5年前假藉幫老哥慶生之名,行買自己想要的玩具之實,買了台當時剛開始的Parrot AR Drone 2.0,印象中只拿去公園飛過一次,就因為晃動過大、畫質太差而草草作罷;幾年之後空拍科技大為進步,加上今年的百里行地點挑選在風光怡人的花東縱谷,非常適合使用空拍機來捕捉開闊的美景,之後出發前每個週末都要好好練習,以免手忙腳亂白費工夫啊!

轉眼之間一年已過….

轉眼之間一年已過,偶爾仍會想起那個混亂的週未午後,那則如晴天霹靂般的簡訊、電視的跑馬燈、此起彼落的電話鈴聲、不斷的手機通知,明知不可能,但腦裡閃過無數個念頭期盼著那一絲絲的可能。

一年過去,臉書少了些回文、拍照少了人分享、聚餐缺了個咖、對話框永遠停在那一格,似乎也逐漸習慣了那沒什麼改變的改變。

這個日子輪不到我來說什麼,只是懷念那段單純的友誼⋯

追尋永恆的數位生命

俄國網路科技新創Luka於2016年首輪募資獲得4百多萬美金,而他們的發明更引起了廣泛的討論,Luka擅長開發擬真聊天機器人(chatbot),chatbot已經存在超過數十年,坊間甚至還有chatbot開發競賽,藉由參賽chatbot與評審對談,以判斷與其聊天的是機器人還是真人,但Luka的chatbot另闢蹊踁,它們的chatbot其實是死人。

Read More

台東民權里日式宿舍重建之路 Part 5:室內下篇

緣側

房屋後方緊臨座敷與居間的是稱之為「緣側」的長廊,可以引入室外光線及保持通風,唯老爹一家入住的時期緣側內側門窗已不在,僅保有一片片木板門,稱為「雨戶」,雨戶是設置在緣側外牆處、門或窗最外層的一層木板,用來遮風避雨,是當年防颱的必要工具,好幾次颱風時幾個男生都在夜晚風雨正強時頂著雨戶一整晚,以防被風雨吹垮時。據老爹說當時這一片片木板門不用時則可以一路推到緣側盡頭收納起來,因此推測當時牆外應設有「戶袋」,即收納雨戶的地方。

Read More

台東民權里日式宿舍重建之路 Part 4:室內上篇

玄關

推開大門首先面對的就是玄關,進門左側設有鞋櫃(稱為「下駄箱」),但大家不太記得鞋櫃裏到底是幾層,以約90公分(3尺)的高度推算,應該至少有三至四層。玄關與室內空間有約30-45公分的落差,因此設有一台階,小叔叔說以前老爹坐在玄關處教他綁鞋帶,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地模仿哥哥,當時情境歷歷在目。

Read More

台東民權里日式宿舍重建之路 Part 2:格局篇

關於台東舊宅歷史

台東舊宅是日本人在台興建的日式官舍,為了安置統治初期來台工作服務的日人而在全台各地大量興建,且因應與日本本土氣候、地形、人文、產物不同的差異,為符合台灣的風土特性,日本人其實在官舍上下了很大的工夫,統治五十年來針對建築地點、形式、格局、用料都有許多詳細的規範,主要係依據明治38年( 1905)的「判任官官舍以下設計標準」、大正6年(1917)「判任官官舍標準改正」、大正11年(1922)「台灣總督府官舍建築標準」等條文制定。
官舍最基本的區別為為「高等官舍」,供高級官員居住,和一般基層居住的「判任官舍」。

Read More

台東民權里日式宿舍重建之路 Part 1:研究篇

關於台東民權里日式宿舍

1956年爺爺奶奶到台東女中教書,舉家自台南遷往台東,學校安排一家人入住位於女中對面,現址台東市民權里四維路一段659號的宿舍(點選此處看Google街景),奶奶在女中擔任訓導主任,爺爺則兼任導師,為了多賺些錢來養活一家八口,在缺乏師資的台東,偶爾還可以到台東中學和台東商業職業學校兼課教國文,全家人在這兒渡過了十年的歲月,直到1965年北上至台北定居。

Read More

在虛擬的博物館中舉行小喬個人畫展

玉婷一直希望將來有一天能夠幫小喬舉行畫展,上個週末我突發奇想地想在虛擬實境中辦個「畫展」看看,原本只打算做出一間簡單的畫室掛幾張小喬的作品,看看是什麼感覺就好,但一畫之下欲罷不能,從一間畫室擴增到兩間,再擴大到一整個空間,只畫室內還不夠,還要畫外牆,更要加上售票機、服務台等配件增添真實感,最後變成一棟還算完整的建築,連外觀都稍微美化了一下,在這虛擬的空間中展出小喬百幅作品,小喬的第一場個展就這樣莫名奇妙的在虛擬空間中登場。

Read More

紅襪隊傳奇球星David Ortiz「老爹」親筆簽名470轟球棒

今天要介紹的是剛退休的紅襪隊傳奇球星David Ortiz「老爹」親筆簽名球棒,而且,這可不是一般的簽名球棒,老爹可是在實戰中使用過這支球棒,還用它敲出全壘打過呢!

2015年4月24日紅襪隊出戰金鶯隊,老爹在第五局面對金鶯隊投手Miguel Gonzales敲出一支三分彈,是該季第4支、生涯第470號全壘打,最後率領紅襪隊以7比5獲勝,該場比賽老爹就是使用這支球棒,僅此一支!(在此特別感謝老哥贈送的超級早鳥生日禮物!!)

Read More

一位白衣女子的禮物 ─ 德蕾莎姆姆的唸珠

1981年某個晚上,吉姆‧卡瑟(Jim Castle)在俄亥俄州辛辛那堤上飛機時,已經非常疲累。這位45歲的管理顧問,一星期來已參加了一個又一個的研討會,現在他滿懷感謝地坐進座椅,準備飛回他在堪薩斯州堪薩斯市的家。

隨著更多乘客上機,機艙裡只聽到彼此低聲的交談,夾雜著放置行李的聲音。突然,一切安靜了下來。這安靜就像一艘小船後面的航跡一樣,慢慢移到走道上。吉姆伸長脖子想看看是怎麼回事,然後他不由得驚訝地張大了嘴吧。

走上過道的是兩位衣著樸素的修女,白色會服上鑲著藍邊。他立刻認出其中一位熟悉的面孔,認出她滿是皺紋的皮膚,溫暖的眼神。這就是他在新聞廣播和時代雜誌封面上見到的面孔。這時兩位修女停了下來,吉姆才明白德蕾莎姆姆是他的鄰座。

Read More

2016 大頭歐父子百里行 :Day 6

最後一天了,六天比我想像中快。

從第一天出發時,包包裏就裝了兩瓶備用水,還另外裝了兩個水壺,但這幾天下來,幾乎都只有第一個水壺的水喝完,通常在用到第二瓶水時就已經到了休息點了,最後一天即將進入熱鬧的台中市區,出發前就把其中一瓶水喝了,以減清行李重量,沒想到這差點成為這幾天最錯誤的決定。

從台中港酒店一踏出門,馬上感受到今天太陽的熱力,個人覺得今天大概是這次旅程中最烈的一天,雖然也是八點多出門,但被曬的時候反而有前幾天從未感受過的不舒適。

Read More

2016 大頭歐父子百里行 :Day 5

轉眼之間旅行就到了最後兩天,昨晚我跟小喬說,你知道再過一天我們就會要跟弟弟妹妹見面了嗎?他一臉驚訝的回答:「真的?這麼快?」

是的,真的這麼快。

紅磚小屋並沒有供應早餐,昨晚回民宿前在麵包店買了兩個三明治當今天的早餐,兩人在房裏吃完後一樣八點出門,離開時民宿主人還沒出現,我把鑰匙留在門上就走了,不知道這樣對不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