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亞首張個人歌唱專輯

昨天老哥傳來幾首亞亞歌唱的檔案,要是他不說的話,我真不敢相信才三歲的亞亞唱歌已經這麼厲害囉!而且英文歌的發音以三歲小娃兒來說已經是很棒了,不過因為亞亞在外人面前都很害羞,只敢在家人前胡鬧,所以要聽她現場表演的話要在我們家混很久才行,於是大頭歐當下趕快將她天籟般的歌聲放上網給大家見識見識,如果有唱片公司的製作人聽到的話,也請來聯絡亞亞出個人專輯吧!哇哈哈!

Read More

誰不認識龐克喬?

中午與立偉一起到宏恩醫院聽媽媽教室,主題是哺乳與拉梅茲,當然少不了又拿了一堆贈品,我想在小喬出生後幾個月內需要的東西,拜哥哥嫂嫂與媽媽之賜,應該不缺什麼了!下個禮拜小妹要來台北,就會幫我帶上來這些補給品啦!

Read More

歷經三年,網站改版囉!

無論注意力再怎麼差的人都應該注意到網站突然變不一樣了吧?沒錯!經過大頭歐連續五天的拼命趕工,終於,於昨天晚上將全新改版的網站更新上線了!上一次進行改版算一算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原本的簡單版本現在看起來雖然還沒有到難看的地步,但是也是有點看膩了,雖然說內容最重要,但是畢竟一點圖都沒有,這樣怎麼能夠吸引來來去去的訪客的目光呢?

改版之後那裏不一樣?嗯,嚴格說起來沒什麼大的變動,除了畫面從原本的800×600加大到1024×768(800×600的使用者抱歉囉!不過,嘿,也該升級了啦!)、標準文字放大了兩級(比較不傷眼睛)、加了一些輔助的大頭歐小人,最重要的更新是在照片集的地方,是啦!所有的照片都更新了,不只數量比以前多、畫質也提升了不少、而圖片的尺吋從原本的400×300,一鼓作氣加大到540×405,看起來真的是非常有魄力、格外的爽快啊!(照片集的script還是從我堂妹的網站上偷來的…)

Read More

大家都獨立了…

大頭歐的OU Online從1997年上線至今已經有近八年了,過去,擁有個人網站的人很少,在網路上寫東西的人更少,過去有時候同學寫了些東西,在大頭歐的慫恿下,將文章發表於大頭歐的網站(曾經大頭歐的網站有一區”朋友專區”,也有一區是談政治的,由數名同學主筆),現在,還是有很多文章散步於網站各區,當時大家看到自己的作品上網,都覺得非常興奮,常常到處招呼親朋好友來網上觀看,於是,大頭歐的網站就靠著這樣的口耳相傳,在朋友與朋友的朋友之間廣為流傳(當然這是在大頭舞之前)。

直到Blog的出現…

一時之間,網路上個人創作家如雨後春筍般地一鼓腦地冒了出來,提供免費Blog服務的網站也愈來愈多,所以,大頭歐的朋友們也一個接一個地成立了個人網站,當他們一個一個獨立了之後,他們就不需要大頭歐了,大家都在各自的網站上發表各自的作品,於是要看某甲的文章要去某甲的網站,要看某乙的文章要去某乙的網站,大家各立門戶,各自為各自的網站打拼。

唉,分流,似乎是個不可避免的趨勢,但對大頭歐來說,少了些文章的交流還是有點感傷啦!

看棒球也要這麼高的學歷嗎?

最近在網路上拜讀了很多媲美專業球評的棒球評論網站,繼上個月推薦的Yankees Blog – “The Pinstriped Morningside Heights” 之後,經朋友提醒,大頭歐才發現竟然忘了推薦咱家Red Sox的Blog – “jj’s BlogLab“,這個Blog是由旅居Boston的JJ所撰寫,其文章深度廣度都與CCLu的Yankees Blog不相上下,一樣非常值得一瞧哦!

拜讀了以上兩位大師的文章之後,當然會對這兩位的背景產生興趣,大頭歐有一天興致一來,就運用各種組合方式在各個搜尋引擎上找了個老半天,最後終於讓我找到了很多兩人的相關資料,但是大頭歐只注意到一點,就是CCLu剛從Columbia University拿到博士,而JJ也正在Harvard唸博士,嗯,寫棒球評論的人都要有這麼高學歷嗎?

兩個死對頭的城市的最高學府出來的兩位專家,分別寫出網上最有深度的文章,連看棒球都可以如此專業,真不愧是長春藤的一員啊!

棒球也是危險運動

前幾天紐約大都會隊的Mike Cameron與Carlos Beltran在外野接一個飛球時正面撞在一起,這大概是我看大聯盟數年來最嚴重最慘痛的一場衝撞了,一個中外野與右外野的界線的飛球兩名野手都以全速往前衝,眼看球就快落地,兩人的判斷應該都是:啊!大概接不到了!於是,兩人在同一時間都飛撲過去,想要撈這顆球,壞就壞在這裏,若是兩個人都用跑的,在最後一剎那總是有機會稍微閃避一下,但這次兩人一球在這個關鍵時刻都飛在空中,就這樣兩個人頭對頭撞在一起,真是太慘啦!(右外野手Mike Cameron這一撞之下把鼻子和臉頰骨給撞斷了,需要動手術才能復原…)

原來棒球也是很危險的,這麼廣大的外野就站著三個人竟然還會撞在一起?!

點選此處可看影片… (外國網站上連結這個影片時都加了一句 “Not for the faint of heart” 因為真的太可怕了…)

天氣太熱啦!

天氣熱對孕婦而言真是一大折磨,我看懷孕百科上寫,七個月的孕婦偶爾會昏倒或暈眩,今天我真的親身體驗到了。

早上我一個人去菜市場買水果,走到市場的時候,就覺得有點喘不過氣了,隨便買了一點東西就想還是趕快回家,結果走了沒兩步,眼前居然一陣黑一陣白的,我想我再走下去可能會昏倒,就先站在路邊喘一喘氣,還是沒有好轉,只好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坐在麵線攤擺在騎樓的椅子上休息,才一會兒汗水就溼透了衣服,額頭上也全是冷汗,心裡想著這樣會不會對小孩不好,小喬好像知道我在擔心還動了兩下,坐了一會兒,眼前的景象漸漸清楚,我才起身開始再走,短短五分鐘的路程,相同的情形又發生兩次,好不容易撐到回家,感覺就像得救了一樣,如果昏倒在路邊,不知道誰來救我呢!

小喬,對不起喔!媽媽以後不敢逞強囉!

PS. 小喬,明天又要見面囉!爸爸很想你哦! 你這幾天晚上都一直動來動去,真的很有趣呢!

大家都老了…

昨天跟一些許久不見的高中同學聚餐,以前大家一起出來的時候總是一群人喝個爛醉(好吧!有時候只有我啦!),或是去完一攤再去續攤,然後都是聊些五四三的八卦,但是昨天真的是發現大家都年紀大了,聊天的話題大半時間都圍繞在工作、生活、懷孕常識、小孩教育之類「成人」的話題,唉,時間真的過的這麼快嗎?吃完飯後,大家也就跳上車各自回家,沒有人想繼續待在外面,真是讓大頭歐開始感受到歲月不饒人的殘酷啊!

爸爸做惡夢

昨天晚上,立偉做惡夢被嚇到,大手一揮就打在我的肚子上,把我紮紮實實地從睡夢中嚇醒,小喬應該也被嚇到,因為他被打到之後就猛然跳了兩下,我真的很生氣,忍不住打了立偉好幾下、還罵他神經病,這應該是母親護子的反射動作吧!這種睡相不好的人同一張床,真是太危險了,將來如果小喬也跟我們一起睡,豈不是要被這個神經爸爸嚇死了,唉!小喬,我看你還是獨立點乖乖自己睡,不然半夜莫名其妙被揍,媽媽也救不了你啊!

袋鼠肉乾

今天為了服務廣大的網站讀者,大頭歐特別嘗試了同事Tony從澳洲帶回來的肉乾,這不是什麼普通的肉乾哦!是很神奇的澳洲特產 – 袋鼠肉乾!是的!袋鼠!咱們台灣人什麼都吃,就差沒有吃過袋鼠肉了吧?本來這種怪東西我是不會想吃的,但是想說最近都沒有好好地寫些文章(什麼最近?已經混一年了…),只好心不乾情不願地拿來咬了一口,這個肉乾聞起來的味道就怪怪的,有點像是過期的感覺,一咬之下的口感更是奇特,非常的硬!我想大概是袋鼠一天到晚跳來跳去,所以肉特別的結實吧?雖然大頭歐只咬了一小口,但是這一小口無論如何就是嚼不散,Q得很呢!而且其實是我完全不想把它吞下去,最後大頭歐還是將它吐了出來,與剩下的肉乾一起用衛生紙包了起來丟掉,唉,暴殄天物,真是對不起啦!!

孕婦的願望

第一次被當孕婦讓座自從懷孕以來,一直有個願望,希望撘公車或捷運的時候,會有人讓座,因為要擠身『老弱婦孺』階級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老,還要等好久,弱,除非哪天受傷斷腿斷手,孺,更加不可能啦!唯一的機會就是當孕婦…

Read More

什麼是上班?

沒想到今天真的放假了,今年的颱風假來的真頻繁啊!昨晚加班到八點多被隔壁部門的兩位美女搭救,先是要我快回家了,颱風夜一個孕婦加什麼班啊!把我從位置上挖起來之後,又非常好心的讓我撘便車,一回到家,風雨就開始變大了,真是謝謝兩位女俠的義行呀!解救了一個大肚婆可能在路邊抓著雨傘,叫不到計程車的窘境。

親愛的小喬,今天媽媽要跟你解釋爸爸媽媽每天都在做的事—上班,大部分的人長大之後都會需要去上班,就是要找一個工作,每天從早上8:30到晚上5:30重複的做一樣的事,每個月就會領到一樣的錢,支付你的生活所需,當然,也有些人不一樣。不知道將來你會喜歡哪一方面的工作,不過因為在工作的時候,會遇到許多不同的人,有些人會幫助你、有些人不會、更有些人有可能會讓你工作不如意,媽媽希望你記得與人為善,但小心謹慎,因為等你長大之後,媽媽就不能時時刻刻在身邊保護你了,一切要靠自己,媽媽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就像上帝賦予每個人不同的天賦一樣,所以媽媽並不擔心,我的小喬一定會是個堅強的好孩子。

希望你將來可以找到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快快樂樂的為它付出。

誰說台北人冷漠?

常常聽人說:啊,你們台北人都很冷漠,都自顧自的,還是鄉下人比較有人情味…大頭歐其實不以為然,舉個例來說好了,大頭歐每天早上搭公車上班,固定在同一站同一時間出現的有一位盲人,每天大頭歐都看他柱著拐杖(就是盲人用來探路的,是這樣稱呼嗎?)來到車站,每天大頭歐都想幫他看車來了沒,想扶他上車,但是,每一天都沒有實現,不是因為大頭歐冷漠,而是因為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搶在大頭歐之前從年輕的男女高中生(大同高中,嗯,幹得好!)、打扮有點怪異滿頭金髮的大學生(這麼早出門??)、買完菜路過的歐巴桑、西裝筆挺的上班族,各式各樣的台北人每天都在車站幫忙這位盲友等車叫車,看他站得離月台邊緣太近還會拉他一把,到底是誰說台北人冷漠呢?

PS. 今天大頭歐到車站比較早些,總算給我幫到了,哇哈哈!

瑪丹娜上身

亞亞的舞技越來越精湛,老公正好在聽瑪丹娜的專輯,亞亞一聽到音樂就開始跳起舞來,不僅節奏抓的準確,就連舞姿也跟瑪丹娜當年的MTV有點相似呢!當時我們聽的是Material Girl,亞亞跳到一半還會拿起手邊的小盒子貼在臉邊裝模作樣的跳,然後還扶著門框跳,好像在跳鋼管,奇怪的是我們並沒有讓她看過瑪丹娜的MTV,她怎麼會呢?只能說是瑪丹娜上身….

我的全新Master Replicas光劍

前一陣子終於收到了訂了很久的光劍,身為星際大戰的愛好者(當然跟其他同好相比,大頭歐只能算是小學生的程度),擁有一把光劍一直是心中的夢想,還記得大概三年前結識了一群台灣的星戰愛好者,看到所謂的光劍複製品(當時只有Icons出的授權版和其他的玩家自製版)已經是非常心動了,後來又看到一些玩家擁有外國買回來的冷光光劍(當時可以亮的光劍除了玩具之外,就只有這些動輒上萬的高檔手工製品),也才讓大頭歐下定決心要自製一把光劍,在Roy及Panda的協助之下,大頭歐幾經波折終於製造出台灣第一把自製的冷光光劍,也因為後來Roy的努力,讓冷光光劍在台灣更是發揚光大,一度網路的星戰討論區都充斥著自製光劍的討論。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