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名人堂有感而發

今天AI和Shaq及姚明入選名人堂,回想起當年在米國看他們比賽的時候,當時的Celtics陣中僅有剛入行的Paul Pierce、Antonio Walker和老將Kenny Anderson,已經連續好幾季在東區底部掙扎,自然不是正在掘起、由Iverson領軍的Sixers的對手,還記得Iverson在場上的速度真的明顯比其他人更快,每次crossover時場邊觀眾更是一陣驚呼;當年曾買了幾包Upper Deck的球員卡,幸運抽中火箭隊傳奇中鋒Olajuwan的簽名卡,把兌換證明寄回去後,收到的確是Iverson的,理由是Olajuwan的已經兌換完畢,事後想想,其實我還比較喜歡Iverson的,這幾天上eBay看了看,價錢似乎因入選名人堂而上漲了些許。

至於Shaq,當時率領Lakers正要展開三連霸,如日中天,那場比賽得了34分與20個籃板,面對積弱不鎮的Celtics禁區如入無人之境,那場Kobe也得了27分。(但那時候我對Phil Jackson的興趣遠大於Shaq…)

至於姚明,沒看過….無感~

一位白衣女子的禮物 ─ 德蕾莎姆姆的唸珠

1981年某個晚上,吉姆‧卡瑟(Jim Castle)在俄亥俄州辛辛那堤上飛機時,已經非常疲累。這位45歲的管理顧問,一星期來已參加了一個又一個的研討會,現在他滿懷感謝地坐進座椅,準備飛回他在堪薩斯州堪薩斯市的家。

隨著更多乘客上機,機艙裡只聽到彼此低聲的交談,夾雜著放置行李的聲音。突然,一切安靜了下來。這安靜就像一艘小船後面的航跡一樣,慢慢移到走道上。吉姆伸長脖子想看看是怎麼回事,然後他不由得驚訝地張大了嘴吧。

走上過道的是兩位衣著樸素的修女,白色會服上鑲著藍邊。他立刻認出其中一位熟悉的面孔,認出她滿是皺紋的皮膚,溫暖的眼神。這就是他在新聞廣播和時代雜誌封面上見到的面孔。這時兩位修女停了下來,吉姆才明白德蕾莎姆姆是他的鄰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