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大頭歐父子百里行 :Day 5

轉眼之間旅行就到了最後兩天,昨晚我跟小喬說,你知道再過一天我們就會要跟弟弟妹妹見面了嗎?他一臉驚訝的回答:「真的?這麼快?」

是的,真的這麼快。

紅磚小屋並沒有供應早餐,昨晚回民宿前在麵包店買了兩個三明治當今天的早餐,兩人在房裏吃完後一樣八點出門,離開時民宿主人還沒出現,我把鑰匙留在門上就走了,不知道這樣對不對?

早上剛上路,耍寶的興致特別高。
早上剛上路,耍寶的興致特別高。

從大甲前往梧棲的路上,蠻多舊屋上有著各式塗鴉,這幾天在鄉間道路上也有些破屋子外有著蠻有水準的塗鴉,我還真好奇這些畫家是沒事在鄉間裏到處繞著找房子來塗嗎?

這一路上看到蠻多塗鴉,而且不見得是在人多的城市裏。
這一路上看到蠻多塗鴉,而且不見得是在人多的城市裏。

今天太陽感覺比較烈,經過加油站時我們又把帽子弄濕降溫,但沒走一會兒就全乾了,我們邊走邊玩著昨天的自創遊戲,一個上午就走了十二公里多,轉移注意力真的是個好方法。

大甲溪橋又長又窄,還好之後的行程就不會有這種大橋了。
大甲溪橋又長又窄,還好之後的行程就不會有這種大橋了。

上大甲溪橋前,原本四線道的車道封起了北上兩線,看起來似乎要進行施工,南北兩線各只剩下一個車道,原本也想像前幾天那樣走去施工中的車道,但因為看不見另一端是否可以走得出來,要是走到底才發現此路不通,反而要大費工夫折回重來,豈不辛苦?

橋比較短,只有三百多公尺,但車流還蠻多的,不時有公車和卡車從旁邊飆過,在小小的路肩上行走感覺壓力很大,沒辦法,只好和小喬加把勁快速通過,一路提醒他靠邊,看著對面封起來施工的車道,其實範圍不大,理論上還是可以走,只是上了橋沒辦法再換,只得走到底。

真的是莫名其妙的補習班,老師和學生的腦筋大概都缺些東西。
另人咋舌的補習班廣告。

渡過大甲溪橋進入清水,在橋頭看到一個另人咋舌的補習班廣告,台灣人常說自己缺乏國際觀,其實非常中肯。

雖然已經第五天了,但我們還是充滿活力。
雖然已經第五天了,但我們還是充滿活力。

順著路走,經過一個平交道後接到臨海路,意外發現臨海路上竟然設有完整的自行車道,一整排的樹蔭遮陽,人車分開,真的非常適合徒步旅行啊!這次旅程其實多數路段都還蠻好走的,近年來各地的開發程度與工程品質比我想像的要好些,如果十年前進行這類的活動,困難度應該很高。

有了自行車道,讓我們這種徒步旅行的旅者也方便不少。
有了自行車道,讓我們這種徒步旅行的旅者也方便不少。

臨海路自行車道沿著鐵道設置,前一天在洪致文大哥的臉書上到他在介紹台鐵用來運輸散裝穀類(如小麥、玉米、黃豆、糖)的篷斗車,結果今天走路時就遇到一整列經過,你說天下是不是真的有巧合這種事?
沿著自行車道走了四十分鐘,為了前往高美溼地,只得告別這段有著路樹遮蔭的愉悅步行路段,右轉走三美路進入農家區域。

父子都曬黑了。
父子都曬黑了。

「走路最好玩的地方是走很累的時候,到了便利商店就有幸福的感覺,」小喬說。

中午在清水的小鎮裏的便利商店吃中飯,店裏有很多附近的學校的小朋友來便利商店領取營養午餐,便利商店真的讓台灣的社會產生很不一樣的改變。

這幾天幾乎經過每一家便利商店都會進去,回來台北後前幾天看到便利商店都有想進去的衝動,便利商店實在應該找我和小喬來代言的。

便利商店離高美溼地只有約20分鐘的路程,起先小喬並不想去,從便利商店出來後一直叫我保證我們直接去飯店,還一直跟我強調:「直接哦!」沒關係,反正他也不知道正確的路,就被我一路騙到了高美溼地。

遠處就可看到海邊白色的風力發電,佇立在海邊很美。

高美溼地的風好大,我們的衣服都變得超級貼身。
高美溼地的風好大,我們的衣服都變得超級貼身。

20160727_124648

踏上木頭棧道朝溼地盡頭走去,海邊的風威力真不是蓋的,大到覺得隨時有被吹倒的感覺,耳邊都是轟隆隆的風聲,雖然沒有任何遮蔽,並不覺得熱,風景很好,地沒有我想像中的濕,前一陣子看新聞,大家趁著連假來這兒逛,整個木頭棧道擠得跟夜市一樣,今天全部遊客加起來不到十人。

這張圖是在表現出閃電俠飛奔的姿勢。
這張圖是在表現出閃電俠飛奔的姿勢。

溼地上好多招潮蟹在沙洞裏鑽來鑽去,小喬看得津津有味,完全忘了之前一直說不想要來。

我的毛巾一不注意飛了出去,還好有小喬用竹竿把它給勾了起來,風真的太大了。 

木頭棧道一路走到底,可以下去溼地走走,我和小喬換上拖鞋踏上濕地,讓累了一天的腳透透氣,小喬自己拿了竹竿往沙灘上奔去,天氣實在太熱,沙灘上的水都是溫的,原本期盼的沁涼感落空。

我坐在木頭棧道上,看著在沙灘玩耍的小喬,看著一望無際的藍天,在都市裏住久了,有時都忘了天空是如此寬廣。

一望無際的藍天,渴望而不可得的自由。
一望無際的藍天,渴望而不可得的自由。

現在在家附近,要吃到一碗傳統樸實的挫冰都變成一件難事。

在路邊的挫冰攤吃了冰,旁邊的一位阿媽看著我們的推車跟我們說了幾句話,我只好回答我聽不懂台語,阿媽和挫冰的老闆娘立時很親切改用用國語跟我交談。

「你們要走到那?台中港哦?弟弟很棒哦!」老闆娘問。

「今天要走到台中港,就快到了,」我說。

「那很近啊,現在天氣這麼熱,可以走哦?」老闆娘說。

「你就往這邊走,然後…」 老闆娘還沒講完,就被阿媽打斷:「他們知道啦!現在有那個什麼導航的啦!」

「冰多吃一點,不夠的話都可以加哦!」老闆娘說。

一大碗冰可以加糖,吃完可以加冰,還可以加料,一碗當兩碗吃,我們還真的吃了兩碗,現在在家附近,要吃到一碗傳統樸實的挫冰都變成一件難事。

現在在家附近,要吃到一碗傳統樸實的挫冰都變成一件難事。
現在在家附近,要吃到一碗傳統樸實的挫冰都變成一件難事。

老闆娘自己也弄了一碗冰,從另一個保冰箱裏拿出她自己私藏的配料米苔目,轉頭想問我們要不要吃,阿媽很努力的想要用國語唸出米苔目,還好我知道那是什麼。

休息了一會兒繼續上路,老闆娘離開前跟我們說了幾句台語,我沒聽懂,但應該是祝福的話,道別人情味小攤。

「你好白癡,」小喬掩著嘴笑著說。

「為什麼?」我回答。

「阿媽跟你講什麼你都聽不懂,」小喬伸出一根手指無禮的指著我的頭。

「啊不然呢?我又不會講台語,」我說。

「人家在叫你往這走,你都聽不懂,你好白癡,」小喬還是這麼一句話。

從高美溼地離開,沿著港埠路往梧棲方向走,很幸運,下午時段靠著西濱高架快速公路的遮蔽,一路上都沒有曬到太陽,只要沒有陽光,走起來更是舒服。

一路上都有高架橋為我們遮擋陽光,太幸運了。
一路上都有高架橋為我們遮擋陽光,太幸運了。

走了一段路後發現小喬的太陽眼鏡不見了,我們推測應該是之前過馬路時用跑的,可能那時掉落沒有查覺,因為這一段路都沒太陽,掛在身上沒注意到。

快走到的時候我們開始編起急智兒歌,兩個人笑得很開心。

雖然再轉個彎就要到了,但還是要坐在路邊休息片刻。
雖然再轉個彎就要到了,但還是要坐在路邊休息片刻。

右轉大智路後五分鐘內就會走到酒店,傍晚的陽光直射,好熱,之前有高架橋的保護真是好運氣。

陽光強烈,沒戴太陽眼鏡感覺更是刺眼。
陽光強烈,沒戴太陽眼鏡感覺更是刺眼。

今天的終點是台中港酒店,靠著上午卯起來趕路,破記錄的在近四點半左右就抵達飯店,房間很大很舒適,旅程以旅館為終點對小喬有莫名的吸引力。

「每天走路到最後看到飯店超級開心,不管腳多痠,都可以用飛奔的速度開心的衝過去,」小喬說。

很可惜這裏還是沒有游泳池,最讓我感到驚訝的是竟然沒有客房餐飲!

雖然沒有游泳池,小喬有浴缸就夠了,戴著蛙鏡在裏頭還是玩得不亦樂乎。

和老爸通了個電話,他說我們可以去附近好好吃頓海鮮,的確,雖然梧棲應該有很多海鮮餐廳,但沒有交通工具時也是白搭,飯店附近還是沒什麼可以選擇的,我們先一起吃了個披薩充飢,六點多時再從樓下買了個雞腿便當解決了今日晚餐,當然,少不了的還有當宵夜的泡麵。

晚上睡前我把照片稍微整理了一下,看著這幾天留下的影像記錄,才真的意識到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了。

第五天總計22公里,早上八點出門,傍晚破記錄的四點半抵達旅館,只花了8個半小時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