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一起來玩生存遊戲

自從兩年前在同事及同學的慫恿下,大頭歐投入了生存遊戲的行列,但是最初的一年其實一直沒有很認真的在玩,一方面是因為當記者的朋友們休假的時間不好安排,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玩的人數不多,以致於變化有限,加上大頭歐懶得出遠門的機車個性,因此玩了幾次之後甚至產生了些許的倦怠,直到今年才有所改變。

過去大夥兒都是往汐止山上跑,在山上玩的好處是不用擔心遇到警察臨檢或其他民眾,而且山區空間很大任君使用,但缺點則是到汐止的路途較遠(再提醒一次,大頭歐是很懶的),每次光爬山爬到定點就已經累得半死,而且山區空間太大(既是優點,亦是缺點),所以每玩一場就要花上老半天,光是搜敵蹤就可以耗上一小時,若是運氣不好早早就被幹掉,那可就要一個人坐在湖邊發呆無聊個老半天,而且山區危機重重,大頭歐第一次出擊時就因為沒站穩而摔到山溝中,屁股疼得半死,還有一次是大頭歐趴在草叢中埋伏,結果當時在汐止跑新聞的地頭蛇紹軒就在一旁冷冷地說:「雖然應該沒什麼危險,但我有義務告訴你們這裏有蛇。」,害大頭歐頓時臉上出現三條線…

就這樣大夥兒還是去汐止玩了好幾場,包括帶著我當時的老板Mike去體驗一下,但是直到去年第一次到大直出戰後,大頭歐才開始認真開戰。

說起大直這所廢棄的學校,真是所有生存遊戲同好的天堂,光是室內CQB的玩法變化及樂趣就遠超過汐止野戰,以往在汐止由於地員遼闊,常常玩個半天還開不到一槍,而且常常被派去迂迴的隊友翻山越嶺繞到敵後,才發現戰事已經結束,但是在大直則是短兵相接,步步驚魂,跟隊友在一間一間破爛的廢棄房舍裏搜索,加上不時耳中無線電傳來的敵情通報,真是比電影還刺激啊!因此每個週末大直總是人滿為患,還好學校建築頗多,大夥兒就各自協調一下各玩各的,倒也是相安無事~

玩這種遊戲基本上是人愈多愈好玩,因此我也常常慫恿四週的朋友一起加入,從剛開始的五六人,到現在固定成員十幾人,增添了遊戲不少的樂趣,而每次新加入的朋友幾乎都會問我們說這種活動是不是很花錢,其實也不盡然,玩生存遊戲有簡單的玩法(當然也有花錢的玩法),基本來說,其實只要一把槍和一個眼罩(必備,誰會想玩到瞎掉啊?)就夠了,當初大頭歐也是光靠著這兩樣裝備就玩了個大半年,當玩出興趣後,再考慮一些比較進階的裝備,例如迷彩服是在打野戰時增加挑戰性的必備服裝,有些朋友愛買外國牌或軍警的黑色勁裝耍帥,事實上這些花大錢的都比不上咱們中華民國國軍的迷彩服經濟實惠,一套五六百元,而且迷彩非常符合台灣特殊的地型,衣服質料更是異常地耐操,在買了些基本設備後,接下來的投資都是用於耍帥用,有些朋友買狙擊鏡(大頭歐即將要投資的)內紅點(已投資)槍燈(本來想買後來放棄,畢竟不打夜戰要燈何用?)等等都是造型勝過實用,不過自己玩得爽就好囉!

但是買各種裝備也要適可而止,一花下去可是了不得的,而且常會搞得本末倒置,上次在大直見到一群穿著超標準裝備的同好,扮美軍的就是從頭到腳都是所謂的真品,每個人身上的行頭少說也要兩三萬,大頭歐可是個有家室的人,沒辦法這樣投資,所以只能在遠方偷偷地羨慕~

隨著加入咱們固定班底行列的戰友愈來愈多,甚至還有人從高雄開車上來專程赴會,目前大家約是每兩週打一次,本網站也會在不久之後開闢生存遊戲專區,供眾多同好發表高見,也希望能拉更多朋友加入咱們「月入十萬」* 一族,敬請拭目以待…

註:話說這個月入十萬一族的由來是敝同事Johnny在我的慫恿之下,一個月內買足了長短槍、全套迷彩、頭盔、戰術背心等裝備(大頭歐可是花了兩年才湊足了這些裝備),結果被辦公室的Alex嘲弄說他是不是月入十萬啊?結果呢,隔天Alex跟著Johnny一起參加了大直會戰,大夥兒大戰一天之後,晚上Alex直奔槍店,一口氣買足了所有裝備,加入了他自己口中的十萬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