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y Koufax簽名球

Sandy Koufax是1950-60年代道奇隊的著名左投手,我初次知道他是來自於大學時讀的Stephen King的小說”Needful Things”,書中有個小男孩一心一意要得到一張1956年Topps的Sandy Koufax棒球卡,而我當時根本不知道Koufax是誰,只覺得這個人名字很怪異。這本書後來被拍成電影,但電影中把小男孩想要的球卡換成了更受歡迎的Mickey Mantle。

Sandy Koufax是猶太人,本名是Sanford Braun,”Koufax”是他的母親離婚改嫁後跟了繼父的姓,而他也表示繼父才是他唯一承認的父親。Koufax大學時代(Univ. of Cincinnati)是棒、籃雙棲選手,在1955年19歲的時候便直接進入大聯盟,沒有在小聯盟投過一場球,但他在職棒生涯的前6年是個空有球速,但卻毫無控球能力的選手,平均每9局要送出5.27個保送,勝率也不到5成。Koufax說他當時因為不是主戰選手,上場時間不固定,所以每次登板都力求表現,而表現愈不好他就愈用力投球,控球也就愈差,可以說是不斷的惡性循環。

1961年春季集訓的時候,道奇隊的捕手Norm Sherry建議Koufax不需要那麼用力投球,並可多投一些變化球去擾亂打者的打擊節奏,Koufax也突然開竅了,他的戰績由8勝13敗進步到了18勝13敗,ERA由3.91降至3.52,並以269次奪三振拿下三振王。1962年他因傷出賽次數減少,戰績退步到14勝7敗,但ERA再降至2.54,奪下ERA王座,並在該年6月投出他的第一場無安打比賽。

1963年是Koufax真正步入超強投手的開始,該年先發40場,投了311局,投出他的第二場無安打比賽,拿下25勝5敗,ERA只有1.88,三振達306次,拿下了國聯的投手三冠王,球季後更摘下賽揚獎(當時兩個聯盟只頒一座賽揚獎,1967年開始才改成各頒一座,那時Koufax已經退休了)、國聯MVP,而且在世界大賽中以5天內完投兩場、兩度擊敗洋基隊名投Whitey Ford拿下MVP!

洋基隊著名捕手Yogi Berra對Koufax這一年的表現,作了以下表示:”我可以理解他為什麼能贏25場球;我想不通的是他怎麼輸掉了5場球!”

1964年Koufax再度因傷而減少出賽機會,但仍拿下19勝5敗,ERA更低到1.74,並投出他當時是平記錄的第三場無安打比賽。1965年Koufax再度拿下投手三冠王,戰績是26勝8敗,ERA為2.04,三振數更是大聯盟記錄的382次(在1973年被Nolan Ryan的383次超越),也拿下他的第二座賽揚獎。這年道奇隊再度打入世界大賽,Koufax理所當然的應該是首戰先發投手,但因為那場球剛好落在贖罪日(Yom Kippur),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個猶太節慶,因此他拒絕在這天出賽。不過最後他還是以先發3場、2場完封的成績,拿下第二座世界大賽MVP。

這年的9月9日,Koufax對芝加哥小熊隊投出了破記錄的第四場無安打比賽(後來被Nolan Ryan的七場超越),而且那場比賽還是一場1:0的完全比賽!這場球中Koufax三振對方14次-包括最後的6名打者;整場球只有7次球被打出內野。這場球還創下另一項記錄,因為小熊隊的投手Bob Hendley同樣完投9局,只被打出一支安打,創下史上單場兩隊合計安打最少的比賽。

1966年的時後,困擾Koufax多年的手肘問題日益嚴重,他甚至無法將手臂伸直-據說他因此還必須請裁縫將襯衫的左袖改短!僅管如此,他這年還是投了323局,獲得27勝9敗的戰績,並以1.73的ERA連續第5年蟬聯ERA王座,拿下了第三次投手三冠王及賽揚獎。不過球季結束後他也覺得如果再投下去,手臂一定會廢掉,所以毅然宣佈退休,年僅30歲。

總結而言,Koufax職棒生涯前6年的戰績是36勝40敗,ERA高達4.10,三振對保送的比例僅1.69:1,而後6年的戰績是129勝47敗,ERA僅2.19,三振對保送的比例提高到4.16:1,可說是判若兩人。而Koufax就靠著最後這幾年的強力表現,在1972年 (剛好是我出生那一年)合格的第一年便被選入名人堂,是史上第6個首次合格便被選入名人堂的選手,當時他才36歲,也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名人堂選手。

Koufax在全盛時期到底有多厲害?根據當時跟他對陣的打者表示,Koufax的球路完全不是祕密,因為他投直球和投變化球時候的投球姿勢有明顯的不同,所以打者可以清楚知道來的是什麼球,但即使如此,他們還是打不到Koufax的球!名人堂選手Willie Stargell曾經說過:”要打到Koufax的球,就好像要用叉子去喝湯!”另一位投手Jim Grant則說:”應該要專門設一座賽揚獎給他,讓我們這些剩下的投手去競奪另一座賽揚獎。”1999年Sports Illustrated選出了20世紀他們最喜歡的20個運動選手,Koufax高居第一(拳王阿里排第二,Babe Ruth第四,Michael Jordan第五),並作了一篇12頁的報導,標題叫”上帝的左臂”(The Left Arm of God)。

Koufax和另一位同期的道奇隊名人堂右投手Don Drysdale在當時可說是最強的投手組合,在1961-66年的6年中兩人共拿下240勝,Drysdale也在1962年拿下一座賽揚獎。現在Arizona的Randy Johnson和Curt Schilling由於也是強力左、右投手,因此經常被人拿來與Koufax和Drysdale比較。我是認為Randy Johnson這幾年的表現其實可能比Koufax當年全盛時期還厲害,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Johnson就是不如Koufax來得exciting。

Koufax的簽名商品在市場上算是價值蠻高的,一方面是因為他帶有濃厚的傳奇色彩,另一方面是因為他是非常注重隱私的人,不喜歡在公開場合露面,所以他的簽名商品數量也就相對少很多。舉例而言,70~80年代的著名投手Steve Carlton和Tom Seaver (分別曾拿下4座和3座賽揚獎)的簽名球價值大約在40~80美元間,破了一大堆記錄的Nolan Ryan的簽名球價值則在60~100美元,而且他們都是擁有超過300勝的投手,但只有165勝的Koufax的簽名球價值卻在150~250美元以上。

我的Koufax簽名球附有Online Authentics和Steiner Sports的保證書,球上印有Koufax的一些生涯記錄;Koufax一共簽了12顆這種球,我的是#5。對我來說,Sandy Koufax不僅投球姿勢漂亮,連簽名都給人一種非常流暢的感覺,希望以後還有機會收集他其它的簽名商品。

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