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離開的那一天

2002年9月21日…

今天真不是個順利的一天…

寶貝去新加坡參加她朋友的婚禮,讓我一個人很無聊不知道要做什麼。

早上就覺得狗狗怪怪的,但是以為牠只是噎到喉嚨而沒怎麼注意,後來中午時爸爸見牠愈喘愈大才開始覺得擔心,事不宜遲,趕快帶牠去醫院看一下是怎麼了。

和媽媽一起,一路上狗狗還在喘,讓我很擔心,心想難到這一天終於要來了嗎?我一直安慰自己:不可能啦!狗狗還很健康!可是回頭看到躺在後座的狗狗,牠喘氣的模樣是我以前沒見過的,我似乎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了…

到了醫院醫生看了狗狗一下後說只是氣管發炎,應該沒什麼大礙,醫生開給牠兩種藥,叫我們帶牠回家休息,放心多了,真的,我還高興地打給哥哥跟他說我們窮緊張了一下。

回到家媽媽馬上餵了狗狗吃藥並且按照醫生指示把狗狗放在比較通風的地方,還幫牠開電扇,希望牠趕快好起來,我也按照計劃去B&Q,可是一路上總是心神不寧,後來還因為忘了帶B&Q的卡而白跑一趟。

約一小時後我回到家,狗狗還是乖乖地在睡覺,但是還是一直喘,過了一會兒,媽媽很驚慌地叫著我因為狗狗竟然在吐血,我們本來還以為吐的是剛剛吃下去的藥水,因為也是紅紅的,可是實在放不下心,媽媽還是打電話給醫生,醫生說可以帶狗狗去醫院打點滴,這時我卻發現狗狗的舌頭都吐了出來歪在一邊,我的心也涼了半截。

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或有什麼意義,我一直試著想把牠的舌頭放回牠的嘴裏,以為這樣子狗狗就會恢復健康,真希望真是如此…

於是不管醫生怎麼說,我們還是要帶牠去醫院,看一看也好。

我把狗狗抱了起來,可是牠的頭卻歪向另一邊,腳也一樣,完全沒有力氣,抱起來之前,我還一直去試看看牠有沒有心跳,有!還跳得很快!

可是等我們到了車上,我把牠放下再試的時候,就已經沒有心跳了。

這時大概是3:58分左右。

有點突然,不知道牠走的時候是不是很痛苦?

在醫院,我試著把牠的眼睛蓋起來,至少看起來安詳一點,看著牠一點力氣也沒有、失去了生氣的身體,醫生把牠裝進一個紙箱裏,牠捲曲在那個小小的箱子裏,狗狗。

醫生說狗狗活了快十六歲,也算是高壽了,可是媽媽說:太快了,真的太快了。

媽媽堅持要自己把牠抱上車,送去火化,難過寫在臉上。

路上想起來應該剪一些毛留下來,就停車買了把剪刀,剪了些毛留做紀念。

火化的地方在吳興街底的山腳下,照著所員的指示填了些表格,我把狗狗抱起來裝進了一個小小的塑膠袋,我抱著牠怎麼也想不透,十六年這麼快嗎?

所員打開冷藏庫,我抱著狗狗走了進去,裏頭好冷好黑,把狗狗放下,在那個黑黑的房間裏跟牠說再見,門在我身後關上。

聽說還要一週後才會火化,因為是一整批的火化,所以骨灰也沒辦法收著了,突然有一股衝動想去把狗狗帶回家。

雖然這一陣子狗狗也老了也不叫了,回到家還是覺得出奇的安靜,昨天還想說要帶牠去敦南上走走…

狗狗的碗裏放著我中午給牠的炒飯,一點也沒動。

爸爸一個人坐在客廳盯著空白的電視發呆,媽媽在她的房間裏看著電腦上狗狗的照片,我關起門來想著這一天發生的事,我起床時完全沒預料到的一天…

不知道狗狗現在在做什麼? 希望只有牠的身體在那間冷藏庫裏,而牠,狗狗,應該正在我背後…

09/23/2002 後記:

前幾天想到狗狗孤單地在冷藏庫裏過夜就覺得很有罪惡感,因為那個地方是給寵物去的,狗狗是家人,牠應該跟我們在一起。

今天去那兒把牠接了出來,牠還是和週六時一樣的姿勢,靜靜地睡在那兒,還是一樣的可愛。

我開著車帶牠去火化..

將牠帶回了家,現在牠還是與我們在一起,圍繞在我們四周

牠會在媽媽的花圃、在我的窗台,不久之後,牠也會在牠最愛的林口草地上跳躍,跟從前一樣…

Related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