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離感受台北101跨年煙火震撼

今年跨年當天因工作之便,得以到酒店頂樓欣賞據說是最後一次的台北101煙火,為了拍攝當天的煙火,事前先與朋友商借了一台夜間錄影功能超強的Sony A7SII,搭配我原有的其他幾台相機及攝影機一共5台機器一起出動,希望能留下難忘的記錄。

原本是只打算自己架好攝影機固定角度後從頭錄到尾就行了,但是為了避免失誤造成遺憾,最後還是動員了部門幾位同事,麻煩大家當天在晚上陪我一起到頂樓吹風受凍,將煙火全程錄影,所幸世界末日快要到了,今年是個暖東,天氣和往年比起來並不算冷,我穿著大外套且頭戴毛帽,竟然熱到流汗…

Read More

台灣高鐵 x JR九州服勤員交流活動:台灣高鐵篇

台灣高鐵公司與九州旅客鐵道株式會社(JR九州)進行服勤員觀摩交流,JR九州派出五­名服勤員於2013年12月中旬來台體驗台灣高鐵的列車服務,台灣高鐵公司服勤員則於­2014年1月13日前往日本九州,於九州知名的由布院之森(ゆふいんの森)觀光列車­及九州新幹線之N700及800系列車上進行為期兩週的服務體驗,學習日本おもてなし­的待客之道,希望藉此提升雙方組員的服務水準。

台灣高鐵 x JR九州服勤員交流活動:JR九州篇

台灣高鐵公司與九州旅客鐵道株式會社(JR九州)首度進行服勤員觀摩交流,JR九州派出五名服勤員於2013年12月中旬來台兩週,體驗台灣高鐵的列車服務,台灣高鐵公司董事長歐晋德表示,這次交流開創鐵道合作新紀元,是歷史性的一刻;JR九州服勤員展現的親切服務態度,已對台灣民眾產生高度吸引力,進而希望有機會到九州觀光,感受JR九州的服務。歐董事長強調,近來接獲政府及各界反應,認為這麼好的合作應該持續下去,高鐵公司也希望合作能繼續往前走,並特別以日語說:「JR九州、台灣高鐵,一起加油!」

高鐵公司服勤員預定於2014年1月13日前往日本九州,與JR九州服勤員就服務內容與技巧切磋琢磨。

台灣高鐵0系新幹線限界測量車

台灣高鐵零系新幹線 限界測量車

1964年日本新幹線通車時,第一台駛出東京站的新幹線列車在台灣也看得到哦!當時所使用的第一代零系新幹線列車被視為新幹線的始祖,亦是世界公認第一台高速列車,因其高速度、特殊的鼻頭造型、與流線車體而有「子彈列車」,小時候這所有人都知道的名稱,指的就是零系新幹線。

Read More

台灣高鐵歡樂卡通列車新登場囉!

努力推了好幾年,總算於今年推出第一台台灣高鐵彩繪列車 – 歡樂卡通列車!這次是與 Cartoon Network 卡通頻道合作,全車以全包覆的方式製作,非常耗大的工程,兩邊的車頭分別是當紅的探險活寶 Adventure Time 的主角老皮與阿寶,其餘車廂則有阿甘妙世界 The Amazing World of Gumball 、BEN 10、新湯姆貓與傑利鼠、天兵公園 Regular Show 、飛天小女警 The Powerpuff Girls 等熱門卡通,這可是世界上第一台以卡通頻道為主題的列車哦!不只外觀,內裝也是完全搭配主題設計,大家有機會一定要去搭一次看看!

Amazing Race @ Taiwan

昨天Amazing Race終於播出了去年七月在台灣拍攝的單元,四組參賽者來到台灣進行一整天的競賽:搭高鐵到台中參加翹翹板賽車特技、吉普車閉氣潛水、蜂炮攻擊之後再搭高鐵返回台北,到公館的集客茶館喝杯茶、到夜市找小丑取得下一個線索,再前往青年公園挑戰按摩步道,最後看誰最先完成所有任務抵達中正紀念堂決定名次(不了解這是什麼節目的朋友可以點選此處看一下Wiki的介紹)。

Read More

瘋狂九月

今年的九月延續去年的九月,一樣是個瘋狂混亂於工作的一個月,因為有一個Project一大堆人做了一年多,好不容易終於快到了收尾的時候,每天回到家只想休息(或是打新買的XBox),所以這一個多月根本懶得更新網站(好吧,我又在找藉口啦!)

為了不讓一整個月留下空白,今天就來談談一件一般性的東東好了,就是令人討厭的辦公室行為 Part 2:有一種人很讓大頭歐受不了,就是自以為是的批評,例如這種人參與工作時不先搞清楚狀況,反而一直質疑工作沒意義(廢話,自己搞不清楚要幹嘛就來,當然沒意義…),但他永遠不會認為是自己的錯罵來罵去都是別人的問題,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講話的態度真的是很粗魯、很沒禮貌,每次遇到這種人,大頭歐都很好奇的想問他:「你應該曾經因為這樣子說話被人抓去扁過吧?」

外人看不到的認真

今年第一個颱風夜,公司為了因應可能發生的狀況而成立了颱風應變中心,各單位都要有人在場輪值,大頭歐從凌晨1:00到9:00都要待在辦公室值班,當晚每隔一段時間總公司的應變中心就會與各地辦公室視訊連線,各單位輪流更新最新狀況並報告各項相關事務的情形,一整個晚上透過視訊看到許多同仁已經一整天沒有回家沒有閤眼,卻還在辛苦的工作,只為了隔天能夠提供民眾最佳的服務,大頭歐就會想到,要是外界能夠了解、能夠看到我們大家是如此的認真就好了…而不是一昧的謾罵!

智障媒體

三立剛剛播出了一則新聞: 「離譜! 高鐵過期票照收 不檢討反罰記者」,內容大致上是說三立記者拿著一張過期車票進站,結果閘門讓他進了站但無法出站,結果站務人員對記者開出了張持無效票強行乘車的罰單(最高票額2390元),三立就在新聞中痛批高鐵,當天下午記者其實有打來採訪老爸,老爸是說:「拿過期票進站當然是要罰啊!」但記者認為這是系統問題,不是使用者的錯,還說你們系統沒設防,怎麼可以罰消費者呢?

老爸就回答:「鄰居都裝了鐵窗,只有我家沒裝,這不代表別人可以來我家偷東西吧?」

Read More

您覺得自己是『白癡』嗎?

這幾天有一則新聞吸引了大頭歐的注意,就是消基會針對最近很熱的高鐵舉辦了一份網路問卷來調查民眾對高鐵的信心,並以調查結果提出驚人的結論:九成民眾拒當白老鼠,這個結果是怎麼來的呢?其實就完全如字面上這個意思,因為消基會的問題是這樣寫的:

「高鐵擬於營運前,運用低票價吸引搶搭,您是否想當『白老鼠』?」

我的天啊!有人寫問卷是這樣情緒性問法的嗎?這種問題真的是讓所有做社會研究的學者都可以把書丟到馬桶去了,這就好比說要證明留學沒必要,就把問卷寫成:「您沒有留過學,您覺得自己是『白癡』嗎?」,想也知道答案會是什麼,這樣的引導性明顯如此的問卷還可以拿出來說嘴,真的是愚蠢到不行…

抗議要有基礎,但不能隨便製造基礎,台灣的亂像已經夠多了,真希望有些人別再耍笨了…

公家機關的蠢人

原來以為不會遇到這麼蠢的人,但今天還是給大頭歐遇到了,大頭歐服務的公司與政府某個單位購買產品,照往例,公司付款前會要求廠商建立資料,請該公司提供匯款帳號、公司正式名稱、付款方式等相關資料,公司會依據廠商所填的資料付款,大頭歐今天照例將資料表寄給了該單位,結果呢,這個單位的科長竟然大發雷霆,在電話中破口大罵,甚至還撂下狠話:「你們不要逼人太甚哦!」大頭歐真的是完全一頭霧水,我們手中捧了一百萬就等他們把一個再簡單不過的表格填好,錢就要送去給他們,把錢送上門來也叫逼人太甚?如果是這樣的話,我還真希望天天有人來逼我咧!

大頭歐電話中跟他問了幾萬遍,但這位科長就是說不出個所以然為何堅拒不填,一會兒說:「我們沒填過這種東西啊!」一會兒又說:「賣東西給你們,你們還來威脅我們?(真的,他是這麼說的,到底威脅了什麼我也不懂…),不過其中最蠢的說法是:「你要我們填廠商資料表,可是我們不是廠商啊!」真的是一副填張表格就要了他的命一般。

同事認為也許他平常五點就下班,今天要幫忙處理這個表格,所以害他要加班半小時,他當然要生氣囉!另外一位講的更狠,他說要公務員處理一件新的事情,就像要小學生去解高階數學問題一樣的難…大家對公家機關的印象普遍不好,我看都是被這種蠢人給害的。

小心 Paper Cut!

前幾天因為公司主管們要去某單位視察,該單位人員特地請求我們部門提供一些美美的海報去裝飾一下一個簡報室,光說裝飾這一點就是蠻無聊的,公司已經這麼多事情了,加上老板是去聽簡報,又不是去看旁邊牆上貼了什麼,有必要這麼勞師動眾嗎?不過無聊歸無聊,既然人家要求了,大頭歐就只好準備了十幾張海報給他們,隔天,該單位的安全室主管突然打了個電話來…

Read More

大頭歐最討厭的辦公室行為

長久以來在辦公環境中大頭歐最痛恨的便是「搶話」,大頭歐雖然多嘴愛閒聊,但是還算知道分寸,別人不是在跟我說話時,除非話題真的有切身關係,不然在別人徵詢我的意見之前,通常大頭歐是不會插嘴,道理很簡單,如果別人要我的意見,自然會來問我,而且事情與自己無關,中途插進去講的也不見得正確,徒增困擾。

給予對方尊重其實是基本的禮貌,但偏偏有些人真的不知道是為什麼,明明大家在談論與他業務無關的話題,這種人也可以突然插嘴表示意見,完全不管這個話題是否與自己有關或著是否別人正在說話,好比說A君與B軍正在討論事情,這種愛搶話的人不管站的多遠,只要聽到A與B的對話,一定會馬上開始表示自己的意見,好像自己是對方的代言人一樣,大頭歐幾乎天天都要面對這種人,有時候大頭歐真的會想轉過身去啪啪甩他兩巴掌叫他閉嘴。

Read More

工作快樂最重要

今年到現在不過短短一個月,大頭歐的生活卻已經起了很大的變化,首先當然是小喬的出生改變了很多生活的習慣,再來則是工作的改變,是的,大頭歐去年底一時頭殼壞去離開了服務了數年的工作,說起這份工作認識大頭歐的人都覺得大頭歐會這樣離開很不可思議,的確,國際級的大公司、待遇不差、有個漂亮的職稱、工作內容得心應手、上班地點也不遠、與同事們的相處更是融洽,這樣子的工作應該是誰也不會想離開的。

大頭歐本來也是這麼打算,但是工作做到一個程度就會有來自外界不斷的誘惑,這一年多來有不少Head Hunter在遊說大頭歐換工作,以大頭歐喜歡穩定的個性當然是不太考慮的(快快樂樂就好了何必自找麻煩呢?),但去年底一時衝動利慾薰心聽從了Head Hunter的建議,轉換跑道去了一家新公司,一方面是這樣的工作機會難得、待遇又高、而且有個更漂亮的頭銜,另一方面則是在小喬出生後,大頭歐突然覺得似乎應該要多賺點錢打拼一下,這樣小喬才能夠有個比較好的成長環境(其實是賺多點錢大頭歐自己才有閒錢用啦!)

Read More

天才廠商更上一層樓

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幾年前大頭歐遇到的天才廠商的故事?

這家廠商經過了這幾年,原本以為有點成長,但是最近又幹了一些更了不起的蠢事,讓大頭歐完全地甘敗下風…他們到底幹了什麼呢?很簡單,大頭歐的公司委託他們替敝公司網站進行改版,改得差不多之後,同事在接近完成的網頁中發現一張裝飾用的照片,圖中是一名女孩子在打電腦,但是電腦並非敝公司的產品,看起來非常像是Apple的,因此同事寫E-Mail去要求這家廠商替換該照片,結果他們回答:

「如果我把你們的牌子(用Photoshop)打在那個電腦上可以嗎?」

再也不會有廠商幹出比這個還白癡的事了…

天才設計

相信有些朋友應該看過大頭歐去年寫的天才廠商的故事,終於,經過一年多的時間,該文中提及的這家公司終於洗刷惡名,不再是大頭歐遇過最天才的廠商了!因為,就在2004年12月,大頭歐遇到一個用天才還不足以形容的設計!

本來,這是個很簡單的小案子,一個促銷活動的網頁(一頁)、幾個廣告Banner、和一個EDM,這位設計仁兄在面談時信心滿滿,感覺還不錯,但是結果呢?製作過程只能說是慘不忍睹….簡單的來說,這位設計仁兄犯了全天下設計都會犯的錯 – 忘了網站的目的,花太多時間在搞一些動畫,以為弄些酷炫的動畫文字閃一閃就很不錯了(老實說,那些動畫其實也不怎麼樣…)

Read More

這些人是怎麼了?

大頭歐畢業至今六年多的時間都是在從事與網站設計相關的工作,不過過去五年都是扮演Vendor 廠商的角色,以前每天就是與其他同事一起四處參加比稿,向可能客戶的小主管卑躬屈膝、極盡諂媚之能事(沒有這麼誇張啦!),希望能得到對方的生意,這種日子過久了有時候會覺得沒有尊嚴,以前大家聊天時都說最想做的就是跳到客戶端去,做做欺壓廠商的角色,終於,今年在機緣安排之下,大頭歐如願以嘗進到了客戶端。

還記得第一次以客戶的身份與廠商見面時,開會時大頭歐可是盡力忍住不笑出來,因為這個感覺實在太奇怪了,看著桌子另一端幾個西裝筆挺的人滔滔不絕地介紹自己過去的經歷與構想,簡直就是以前的翻版,當了客戶之後,才知道原來用客戶的角度看事情會和過去以廠商角度差了個十萬八千里,今天呢,就讓大頭歐來介紹一下這一陣子接觸過的一些廠商的趣事…

Read More